FANDOM


暗黑破坏神(一代)背景故事编辑

卷一:天堂地狱编辑

原罪之戰编辑

末日之戰於是禍及凡間, 並被人類稱作原罪之戰。天使與魔鬼偽裝自己並在凡間出沒,試圖私下引誘凡人加入己方陣營。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暗力量發現,相對於微妙的威逼利誘,直截了當的殘忍暴虐對於征服人類更為行之有效,於是他們開始恫嚇人類以令其歸順。天使試圖幫助人類抵禦這黑暗魔性的壓迫,然而他們那嚴苛的行事風格和嚴厲的懲罰只是成功地疏遠了那些他們本意想要保護的人們。

原罪之戰的慘烈戰役時有發生,但很少為肉眼凡胎的人類所察覺。只有極少數天賦異稟的性靈才了解究竟有多少超自然的存在正穿行於擁擠嘈雜的人類世界中。面對原罪之戰的挑戰,這些強大的凡人挺身而出,與末日之戰中的某一方結盟並參入站團。

這些偉大的凡人戰士所作的傳奇事迹,令地下世界的惡魔們既敬畏又憎恨。雖然那些較小的惡魔屈服於那些權力和實力持有者的腳下,他們仍然於內心深深詛咒凡人的存在。相當多的惡魔認為,由於人類出現在當中,所導致的僵局,直接危及其魔界大業。

這種對人類的嫉妒,招致惡魔以它們那蠻荒殘酷的暴力行為應對人類世界。有一些人在了解到這種黑暗世界對人類深刻的仇恨後,轉而利用這仇恨本身去對付地下世界的惡魔。召喚師赫拉森就是這樣一個人。他沉迷於召喚惡魔,並在破壞惡魔原本的意志後使其服從於自己。赫拉森與他的兄弟巴特克,都是東方法師行會費斯傑利的成員。這個神秘的魔法行會專精於研究惡魔的種種,並於世世代代中系統編纂了這種知識。在這方面知識的浸淫下,赫拉森已經能夠採取費斯傑利的密法去達成他那瘋狂的目的。地底的惡魔終於決定向這大膽的狂徒尋求致命的報復,然而赫拉森待在他那固若金湯的神秘避難所內,再也不肯出來。

巴特克赫拉森的兄弟,最終被引誘至黑暗力量一方。他被賦予了卓越的力量與壽命,與地獄軍團一同攻打被詛咒的維茲耶雷魔法行會,還有那在原罪之戰中他最終將面對的,自己的兄弟。雖然赫拉森在列國列邦的戰士之中富有盛名,他在戰鬥中壓倒性的力量卻伴隨著可怕的代價。一種對人血貪得無厭的渴望充斥在他的一切思想與行為中。巴特克很快開始狂熱地追蹤破開敵人胸膛沐浴其血之雨。那之後,他的本來姓名漸漸被人遺忘,而僅以血魔君聞名四方。

暗黑放逐编辑

「地獄權能其數為七。
大魔頭其數亦為七。」

苦痛之王都瑞爾
怨慟之王安達莉爾
謊言之王彼列
原罪之王阿茲默丹

以上真實名字,屬於大魔王中地位較低的四個魔王。在無法計數的年歲中,他們牢固統治著自己在熔岩煉獄中所轄的領域,並在他們自己所在的地獄族群中取得絕對的控制權。相對於這四個地位較低的魔王僅僅在自己所轄領域內持續爭奪與穩固控制權,地位較高的三大魔王則對整個地獄行使著絕對的控制權。四小魔王為爭奪權力使用了黑暗而邪惡的手段,於是開始了這場傳說中的黑暗放逐。

憎恨之王墨菲斯托
毀滅之王巴爾
恐懼之王迪亞布羅

以上便是君臨地獄,聯手執政的三大魔王。這三兄弟又以殘忍的暴力手段和惡毒的詭詐,支配著四小魔王和他們的仆眾。作為地獄中最為老奸巨滑和法力強大的惡魔,三兄弟在領導地獄對光明力量戰爭中所取得的無數次勝利中可謂功勛卓著。儘管他們從未能長久壓制至高天堂,卻也足以讓他們的敵人聞風喪膽。

隨著人類世界的崛起,值此光明與黑暗大戰暫時停頓之機,三大魔王開始把他們的精力投入到腐化人類靈魂這一戰略性的行動中。三大魔王深刻意識到,人類將協助自己取得對光明力量戰爭的勝利,並由此改變了他們從戰爭甫一開始便傳播開來的強硬議程。這一改變,讓許多較小的魔王們對三大魔王的權威發生質疑,並在魔王與他們的仆眾之間造成了很大的分歧與裂痕。

在不明就裡的情形下,小魔王們漸漸開始確信:三大魔王對於繼續進行這場對抗天堂的戰爭,內心已開始退縮害怕了。戰爭腳步的停止給阿茲默丹彼列帶來深重的挫折感,在他們看來,顛覆三大魔王政權並取而代之的時機已然成熟。這兩個魔王對他們的仆眾發布公約,向他們保證人類世界造成的些微麻煩不會阻止地獄之子取得戰爭的最終勝利。阿茲默丹彼列策划了一場陰謀來結束戰爭僵局,以取得原罪之戰的勝利為目的,並以踏過天地大戰血淋淋的屍體而走向末日毀滅為終級目標。由此,一場推翻三兄弟統治的大革命發生了……

三兄弟與地下世界所能想像到的全部野性力量投入戰鬥:無愧於他們最高魔王的稱號,他們足足殲滅了三成數量的地獄叛軍。然而最後,他們還是被阿茲默丹彼列所率叛軍中的長角死神打敗。在力量大大削弱並被剝奪了實體之後,三大魔王被驅除到凡間──這個阿茲默丹希望他們永遠囚困於此的領域。 阿茲默丹相信,只要這三大魔王在人間為非作歹,天使們就會被迫把精力聚焦在凡間大地上──於是天堂之門便被拋之腦後,毫無防備。少數仍對三大魔王誓言效忠的仆眾逃離了阿茲默丹彼列的追殺,流亡到人類世界追尋他們的舊主。

地獄叛亂的戰火平息後,阿茲默丹彼列開始爭論他們之中誰應當享有更高的權力。他們之間的公約頃刻間灰飛煙滅,兩人操戈相向。剩餘的地獄軍團各為其主,重新投入一場血腥的內戰。戰火直至今日仍在繼續……



在那遙遠的過去,西域列國崛起之前,三大魔王黑暗可怖的實體被放逐到人類世界。這些不滅的實體飄蕩在活躍的人群之中,嘬食凡人的慾望並在身後留下種種混亂與紛爭。他們邪惡的力量令父子反目,在許多大國與民族間挑起大大小小無數戰爭。從地獄被流放至此的經歷令他們充滿了報復的渴望,於是他們更加暴虐地懲罰任何膽敢不聽命於他們的人類。在數不清的世紀里,三兄弟在遙遠東方的土地上任意肆虐,蹂躪眾生。

最終,人類法師在謎一般的大天使泰瑞爾召喚下成立了一個秘密組織。這些法師的目的是追捕三大魔王,並終結他們在人間的惡貫滿盈和逍遙法外。這一組織就是我們所知的赫拉迪姆,由東方世界各門各派魔法行會中的精英組成。就是這樣一個由魔法手段與組織紀律全然各異的魔法師組成的雜牌聯盟,居然成功地捕獲了三大魔王中的兩個。他們成功的秘訣是一件法力強大的法寶:靈魂石。 墨菲斯托巴爾被囚禁在這漩渦狀晶瑩透明,囚困靈魂的寶物里,深深掩埋在東方沙漠那荒涼寂寥的沙丘之下。

憎恨與毀滅的力量似乎就此在東方划上休止符,一種透露著緊張情緒的和平開始了。然而,幾十年來赫拉迪姆一直在嚴密搜索著三大魔王中的老三:恐懼魔王迪亞布羅。他們很清楚如果驚天魔王仍逍遙法外,人類世界就難天下太平。

赫拉迪姆追蹤到西方世界中四處播散開來的恐懼與混亂的跡象。一場奪去許多勇敢生命的戰鬥中,由發起人傑瑞德-凱恩所帶領的一群赫拉迪姆僧侶終於用最後一枚靈魂石成功地俘獲了恐懼魔王迪亞布羅。這些僧侶攜帶著這枚受詛咒的石頭來到坎德拉斯,將它掩埋在塔森德河畔一個隱蔽的洞穴內。繼而,赫拉迪姆在這洞穴之上建造了一所宏大的修道院,以便繼續把守這枚靈魂石。隨著時間的流逝,浩然宗僧侶們又在大修道院地下建造了層層相連的地下墓穴,用以安葬他們先前在此留下的烈士遺體。

坎德拉斯的歷史世世代代翻過,赫拉迪姆成員的數量日漸萎縮。再也沒有待完成的任務,也鮮少有兒子願意繼承他們父輩赫拉迪姆守衛者的職業,曾經強大的赫拉迪姆組織日漸消彌。到最後,連赫拉迪姆當年修建的大修道院也坍塌為一片廢墟。雖然在坍塌的修道院廢墟外面,村莊與人口蓬勃生長著,卻再也無人知道那通往冰冷地下的秘密通道。無人會夢到那透出燃燒般紅光的寶石,正脈動在迷宮的正中央...

卷二: 惊天者归来编辑

坎德拉斯大陸编辑

最後一個赫拉迪姆成員過世後若干年,一個龐大而繁榮發展的的社團在西域成長壯大起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東方的朝聖者在坎德拉斯大陸周圍定居下來,並很快建立了許多自給自足的小王國。其中一些小王國為坎德拉斯的土地所有權以及貿易路線的持有權發生了不少口角。當然,這些爭論並不至攪亂西域持續的和平與安定,而巨大的北方王國衛斯馬屈更被證明是坎德拉斯強有力的同盟──兩地之間的投資、易貨與商業一直在井然有序的進行著。

在此期間,一個嚮往光明、大膽激進的新宗教──撒卡蘭姆開始在整個衛斯馬屈及其眾多北方公國中廣泛傳播開來。撒卡蘭姆教成立於在遙遠的東方,懇求它的信徒投奔光明,拋棄他們靈魂中潛伏的黑暗。衛斯馬屈的人們將撒卡蘭姆教義奉為自己在世上的神聖使命。隨後衛斯馬屈開始向鄰國傳教,希望他們也能擁抱這個「新的起點」。緊張局勢在衛斯馬屈坎德拉斯之間日漸升級,因為不論受歡迎與否,撒卡蘭姆祭司都在向對方熱烈而不知疲倦地鼓吹他們的外來教條。

就在那時,北方的大領主李奧瑞克來到坎德拉斯大陸,並以撒卡蘭姆之名宣布自己為國王。李奧瑞克是一個有著虔誠宗教信仰的人,他帶來了大批的騎士和牧師去履行他所奉行的「光明秩序」。就這樣,李奧瑞克與他最信賴的顧問──大主教拉撒雷茲,帶領軍眾進駐到崔斯特姆中。國王將坐落在鎮郊的破舊修道院作為他的王宮,並將修道院整修一新,以回復它昔日的尊榮。雖然坎德拉斯的自由平民對於如此突然地被一個外來國王統治並不感到高興,不過這並不妨礙李奧瑞克以公正與王威向他們行使政權。後來,坎德拉斯人民漸漸感到國王只是想保護他們不受黑暗侵蝕,於是開始接納並尊重他們善良的國王。

甦醒编辑

李奧瑞克坎德拉斯的統治開始後沒多久,在大修道院下面黑暗深處長眠的惡魔已然甦醒過來。迪亞布羅感到自由已在它的掌握之中,於是潛入大主教拉撒雷茲的惡夢,引誘他進入了黑暗的地下迷宮。在深深的恐懼中,拉撒雷茲快步穿過廢棄的大殿走廊,最終來到了祭有燃燒的靈魂石的房間。不再受他本人身體與精神的控制,他將石頭高舉過頭,念出在人間早已被遺忘的咒語。他的意志此刻完全被摧毀,靈魂石被拋在地上摔個粉碎。迪亞布羅再次回到了人類世界。雖然從靈魂石的囚禁中被釋放出來,但長期的封禁已經大大削弱了它的力量。因此,迪亞布羅需要一個軀殼重返世界。一旦發現了適合的人類軀殼,它就可以著手收回自己被極大耗損了的能力。大惡魔考量了在上面城鎮居住的人們,並決定選取其中最強的的一個──國王李奧瑞克

好幾個月以來,李奧瑞克都在與一個試圖扭曲他理智與情感的邪惡力量做秘密的殊死搏鬥──他感到某種邪惡的東西正在侵蝕自己的身心。李奧瑞克對自己的牧師隱瞞了這黑暗的秘密,期望自己虔誠的正義足以驅除這從內部滋長出來的腐敗──他大錯特錯了。迪亞布羅剝除了李奧瑞克存世的核心價值,將他原本的榮譽和美德燃燒殆盡。而拉撒雷茲,這早已被惡魔侵佔的人,則始終保持接近李奧瑞克義並幫助迪亞布羅對他的腐化。拉撒雷茲對光明秩序隱瞞了他新主人的計劃,希望這惡魔的能力在薩卡蘭姆的僕人毫不知情的情形下獲得增長。

薩卡蘭姆的牧師們和坎德拉斯的公民開始注意到他們君主身上發生的怪異變化。國王原本尊貴、挺拔和強健的外貌,漸漸變得扭曲、佝僂和醜陋。李奧瑞克變得愈加癲狂錯亂,他下令處死任何敢於質疑他行事方法與權威地位的人,並派出自己的騎士到其他村莊欺凌鄉民,迫其歸順。這位以往頗受人愛戴的國王,從此被坎德拉斯人民稱作黑心王李奧瑞克

在被恐懼魔王推向即將瘋狂的邊緣之際,李奧瑞克慢慢疏遠了他以往最親密的朋友和顧問拉克戴南。這位光明秩序騎士團的統帥和撒卡蘭姆的冠軍戰士,試圖洞悉自己國王精神狀況惡化背後的真相。然而每次大主教拉撒雷茲都會出面攔阻拉克戴南,並告誡他不要質疑國王的行為。兩人關係隨即日漸緊張,直至後來拉撒雷茲指控拉克戴南犯有叛國罪。對李奧瑞克的法院中的神父和騎士來說,拉克戴南的動機是光榮的,公正​​的,因此指控拉克戴南犯有叛國罪這一陳詞非常荒誕可笑。很快,許多人開始質疑他們曾經敬愛的國王現在理智是否正常。

黑心王李奧瑞克的瘋狂日益明顯。法院顧問對拉撒雷茲誣告拉克戴南犯有叛國罪一事持愈發懷疑的態度,這讓拉撒雷茲變本加厲地要隻手遮天。他編織了更大的謊言,讓他那喪失了正常思維的國王確信衛斯馬屈正在策劃一場以罷黜李奧瑞克王位,侵吞坎德拉斯土地為目的的戰爭。李奧瑞克聞言勃然大怒,在大主教的操縱下,國王召集他的顧問和親隨,宣布坎德拉斯國與衛斯馬屈處於戰爭狀態。

李奧瑞克王罔顧軍師苦諫,坎德拉斯的皇家軍隊奉命去北方進行這場他們無法相信的戰爭。拉撒雷茲隨即任命拉克戴南為討伐衛斯馬屈戰爭的軍隊統帥。雖然拉克戴南對於即將到來的衝突的必要性據理力爭,他的榮譽感卻迫使他不得不遵照國王​​的意志行事。許多高級牧師和官員也被迫前往北方,作為緊張時期的隨軍外交使者。拉撒雷茲在狗急跳牆之下發動的這場策略,成功地將國王身邊許多忠臣良將送上了一條不歸路……

暗色崔斯特姆编辑

多嘴的顧問和好奇的牧師們離開王國後,迪亞布羅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地對李奧瑞克王那業已支離破碎的靈魂施加全副控制。恐懼魔王在試圖鞏固它對失神君主控制的同時,也發現後者遲遲不肯離去的靈魂仍然在頑強地抗爭著。儘管迪亞布羅李奧瑞克採取的控制力量已經大到駭人,這魔王仍然清醒地意識到──以自己目前被削弱的法力,只要李奧瑞克的意志仍有一息尚存,自己就永遠無法完全佔據他的靈魂與軀殼。魔王需要找尋一個更天真和年輕的寄主去構造它的恐怖。

魔王放棄了李奧瑞克的控制,但國王的靈魂已被腐蝕殆盡,頭腦也已發狂。迪亞布羅開始遍尋坎德拉斯以期找到一個完美的軀殼,最終在他所能及的範圍內不費吹灰之力地找到了。受其黑暗主人的驅使,拉撒雷茲綁架了亞貝其特──李奧瑞克的小兒子──並把這被嚇壞了的少年拖進了黑暗的迷宮中。通過將純粹的恐怖實質透過男孩那絲毫不設防的意識灌輸到靈魂深處,迪亞布羅輕鬆地完成了對年輕的亞貝其特的佔據。

疼痛與火焰在孩子的靈魂中四處奔涌。恐怖的駭人笑聲充斥在他的頭腦和思想中。被恐懼麻痹了的亞貝其特感到迪亞布羅進入了他的頭腦,並且似乎正在把他的意識一點一點地向無邊的黑暗與遺忘中推去。迪亞布羅透過年輕王子的眼睛凝視著四周。自從對李奧瑞克的侵佔受挫後,一種強烈的渴求就在折磨著他。但如今男孩的惡夢終於為他提供了充足的材料用以自我滿足。他觸及至亞貝其特的潛意識深處,將最強烈的恐懼從它們的藏身之處拖曳出來,並讓這迫近的恐懼變得異常鮮活逼真。

亞貝其特看著四周,彷彿在做一個夢,各種扭曲和醜陋的形態在他四周出現。邪惡而面容醜陋的東西對著他跳舞,一邊哼出污言穢語的合唱。所有他曾想像過,或相信自己曾遇到過的「怪物」,都在面前被賦予了生命與血肉。身體由會活動的岩石構成的巨人從牆上凸出落下地來,向他們黑暗的主人鞠躬致敬。赫拉迪姆古老的骷髏屍體們從陳舊的墓穴中爬起來,從他身後那血洗的走廊中蹣跚走來。刺耳的雜音在雷安邦混亂崩析的瘋狂噩夢中對他做出了最後一擊:他的靈魂被打入了無盡延長的噩夢隧道中,再也無法醒轉過來。

赫拉迪姆的古代墓穴如今變作攪成一團的迷宮,恐怖遍布。迪亞布羅佔據了年輕的亞貝其特,終於脫離少年的意願而獲得了真正的人身。亞貝其特體內生長的恐怖是如此強大,以致人間的王國邊界都開始發生扭曲和撕裂。烈焰地獄開始滲入人類世界,在迷宮中深深植根。存在與時空被置換,並在人類被遺忘已久的歷史中,再次驚叫著被拖向那不斷擴張的黑暗領域。

亞貝其特的軀殼如今完全被迪亞布羅佔據,並開始發生扭曲和變化。小男孩的身體漲大,眼睛爆裂開來騰出火焰,如卷鬚狀的脊刺穿過他背部的肉伸到外面,巨大的拱角從亞貝其特的頭骨前方暴長而出:迪亞布羅改變了這孩童的身體,使其與自己惡魔的身體相稱。在迷宮深處,一個日益強大的力量正茁壯生長。當時機成熟,迪亞布羅將再次探尋人間,以解救自己被困的兄弟墨菲斯托巴爾。三大魔王將重聚一堂,他們將再次並肩戰鬥並收回其在地獄中應有的地位。

黑心王之死编辑

对抗衛斯馬屈军队的这场战争以一场恐怖的大屠杀告终。坎德拉斯军队被数倍于自己,并处于有利防御地位的衛斯馬屈军打到溃不成军。拉克戴南迅速聚集了自己还没被俘虏或被杀的部下,下令军队撤退到坎德拉斯的安全地带。当他们回到崔斯特姆时,发现这里已陷入一片混乱。

深陷疯狂剧痛的国王李奧瑞克得知自己小兒子失踪的消息后勃然大怒。派出留守修道院的少数守卫巡查整个村庄无果之后,李奧瑞克认定是村民绑架他的小儿子并藏匿在某个地方。虽然村民们否认自己了解任何有关亞貝其特下落的线索,李奧瑞克仍坚持认为是他们是在谋反,并且裁以欺君重罪。

大主教拉撒雷茲神秘失踪后,崔斯特姆便再无他人與国王議政。被丧子之痛与痴呆癫狂压倒,李奧瑞克将许多村民当作反贼屠戮了。

拉克戴南和他幸存的同伴们终于回到王国,并面见了他们的国王。李奧瑞克唤出自己身边留守的守卫把他们包围起来。因为相信拉克戴南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村民的阴谋,李奧瑞克宣判他与他的同党犯了死罪。拉克戴南终于意识到,李奧瑞克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于是命令自己的部下拿起武器保护自己。随后的战斗把他们逼入了漆黑的修道院大厅中央,在这曾经神圣庄严的赫拉迪姆圣地上抹下最后的亵渎。

拉克戴南赢得了这场苦涩的胜利,因为他的部下被迫杀死了所有被李奧瑞克蒙蔽的守卫。最终在国王的庇护所中,他们把饿坏了的国王逼入角落,恳求他为自己犯下的暴行作出解释。李奧瑞克破口大骂他们是妄图夺走他皇冠与光明的叛徒。

拉克戴南慢慢走向他的国王,满怀悲痛举起手中的剑。充满了悲痛和愤怒,所有的荣誉都已付诸东流,拉克戴南的刀锋贯穿了李奧瑞克那颗萎缩变黑的心。曾经尊贵的国王发出恐怖如地狱般的涉死尖叫,他的疯狂终于毁灭了自己。他诅咒所有这些背叛他的人,并召唤他先前终其一生与之对抗的黑暗力量,宣判拉克戴南与他的部下落入万劫不复的诅咒。在修道院中心的这最后一瞬间,一切曾属于坎德拉斯军队的美德与荣誉被永远击碎了。

暗黑当道编辑

黑心王倒在地上,死于自己的牧师与骑士之手。年轻的王子亞貝其特依然失踪,骄傲的坎德拉斯捍卫者业已不在。崔斯特姆的人们环视着了无生气的镇子,深感不安。刚为摆脱黑王的迫害而稍感欣慰的人们,很快便认识到自己的麻烦才刚刚开始。阴森诡异的光从大修道院阴暗的窗中透射出来。皮肤坚韧的畸形生物,被目击到从教堂的阴影中爬出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从深深的地下传出,漂荡在风中不肯散去。显然,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正染指这以往曾经神圣的地方……

崔斯特姆周围道路上跋涉的旅行者们经常被穿着着遮面披风的骑者赶上来搭话,而这些骑者似乎总是一刻不停地漫步在荒芜的乡间。担心那些身边无处不在的,潜伏在黑暗中不知名的邪恶正等待着要吞噬他们,许多村民逃离了崔斯特姆并移居到其他城市和王国。少数留在镇上的居民不敢在夜间出门,更不敢涉足那座被诅咒的修道院。镇上小旅馆的大厅里,关于穷苦清白的人在半夜被邪恶恐怖生物绑架的流言四处传播。没有国王,没有法律,也没有军队留下来保护他们。许多镇民开始担心,住在镇子地底那些东西迟早会发起攻击。

大主教拉撒雷茲衣衫褴褛地回到地面。他告诉镇民们,自己之前也被大教堂里日益增长的邪恶东西蹂躏迫害,如今逃了出来。索回安全感的强烈意愿蒙蔽了镇民的判断力,拉撒雷茲的鼓动让他们变成了一群疯狂的暴徒。拉撒雷茲提醒镇民们亞貝其特王子仍然下落不明,并说服许多男子追随他进入修道院地底深处以探寻王子下落。他们将火炬聚集起来,行军的火炬很快便在夜空中流动起来,仿佛闪耀着希望的光芒。他们用铁锹,镐和镰刀之类农具武装自己。于是,这群人大胆地跟随着早已投敌的叛徒拉撒雷茲,径直走向地狱为他们张开的残暴大嘴……

极少数人在这场恐怖的战斗中幸存下来,回到崔斯特姆并开始讲述他们遭遇的恐怖经历。他们的伤口是如此可怕,以致医生的医术对其中一些完全无能为力。随着恶魔与魔鬼的故事传播开来,一种沉闷而原始的恐惧开始消耗所有城镇居民的心灵。这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恐怖……

在修道院地表废墟下深处,暗黑享用着地面人类的恐惧。他缓缓下沉到阴影之中,并开始补给被削弱空虚了的力量。在自己阴暗的地下庇护所中,迪亞布羅微笑着:它知道最终的胜利就要到来了……

其他编辑

在另一个次元,天使与魔族间的萬年战斗互有胜负,而没有一方可以获得绝对胜利的情况下,决定暂时停止直接的战斗,而改以人类世界的各王国人民倾向来决定胜负,败的一方将完全的退出这个人类的世界……

魔界的三大巨头虽被信仰天使光之教义的赫拉迪姆家族封印在靈魂之石之中,但是凡人的力量是无法真正的消灭这三大秽暗的巨大魔物,所以封印也只是让人间可以获得暂时的喘息,来自黑暗的威胁仍然没有从人类世界当中被真正根除……

首先是三巨头的么弟,恐懼之王迪亞布羅从沉眠中的觉醒,虽然他的力量尚未回复到以前的颠覆状况,但是却让西方大陆的国王李奧瑞克沉入永远的恶梦当中,瓦解了整个王国,并占据王子的身驱,在准备让整个王国人民成为黑暗的奴仆时,(D1遊戲劇情開始),出现了一位不知名的英雄,杀到教堂的最深处打败了他,并将封锁住他邪灵的靈魂之石封入自己的额头,让自己的灵魂与迪亞布羅做永远的争战,并永埋教堂之下……

(D2遊戲劇情開始),可惜,这位身负神圣使命并牺牲自己的无名英雄并无法永远的限制住迪亞布羅的力量,在岁月的流逝之後,他的努力失败了,迪亞布羅再度的从破损的精魂石中被释放了出来,这一次,他更变本加厉的让他两个兄长墨菲斯托巴爾同时的复苏,并让东方大陆的人们再度的面临著恐怖的诅咒与威胁……


大事年表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