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由于我无法容忍那些以魔法来达到他们自身邪恶目的的恶徒,有许多人已经对我在理智施法方面的反对观点表示质疑。在我看来,真相并非如此。我不得不和那些魔法师们争论到底。数千年前, 教义就为了维护权威与法治而存在,而这些法师们早已经摒弃了古老的传统和教义。

这段时间以来, Caldeum的新一代早已成为了谣言的牺牲品, 关于一个有过失的巫师的谣言。没错,我用了一个十分无礼的称呼,巫师,而非魔法师。看来这些被冠以“开明的施法者”之名的魔法师,在这件事情的观点上显得过于保守了。在我与Yshari圣所的魔法氏族们的交流中,我成为了极少数人里面知道其中真相的人。在村子里面,关于这个女巫师滥用魔法的谣言早已铺天盖地,真相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这个巫师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来到这世界上最好的法术之岛,以便于在良好的监护和培育下成长。但似乎在送往Xiansai之岛的时候,导师们忽略了教授这个小巫师最基本的礼貌行为,而使其变得极为叛逆与粗暴。起初是由氏族中的Zann Esu教导着她,最终Zann Esu不得不把其转交给那些以顽固和机械脑而著称的Vizjerei导师们,Zann Esu指望这些Vizjerei导师能稍微对这个目无大小的巫师有点办法。

很显然Zann Esu高估了这些导师们的能力。即便是这些老顽固,也对这个新巫师毫无办法。年轻的巫师天赋造人,她不断地游走在那些危险的法术甚至禁术的边缘,无视任何人的劝告,不断吸取着身边任何对她有用的知识。

尽管谣言尚有待考证,但年轻的巫师带着莫名的勇气,只身闯入了臭名昭著的Bitter Depths——位于圣所地下的深渊.她后来在一间古老的储藏库中被抓获,库中储藏着深渊当中最为古老且危险的符咒,每个符咒都有一触即发的强大魔力。当时伟大的Vizjerei法师与她见了面,并准备对她问罪时。这个狂妄的巫师又向人们展现了她鲁莽的一面,她选择了明目张胆地攻击Valthek,而不是乖乖地接受制裁。

在村子里,谣言的夸张程度已经达到了神话级。但事实上,她并不是Yshari氏族中最具潜力的魔法师之一。在那场与Valthek的对决中,有许多细节仍然十分不明朗,仍然有待Valthek的进一步叙述。但有可靠的消息证实,Valthek明显对这次遭遇战产生了十分大的挫败感,这个狂妄的女巫师稍微用了些小骗术和耍了点花招,就让他的情绪至今都无法平息下来。还有更明确的消息指出,那场战斗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而且大部分都是Valthek的法术痕迹,年轻女巫师所施展的法术几乎少得可怜,这无疑是对Valthek的极大讽刺。女巫师在那场战斗之后就逃出了村子,至于逃往何处,无人知晓。

我的目的并不是警告大家,但我觉得至少应该要有所防范。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存在着这样的一个法师,年轻、叛逆、缺乏经验,游走于危险的边缘却悠然自得,不断地学习那些超越她自身的魔法。在很久以前,那些明智的长者为了安全起见,早已经将那些过度危险的魔法从教程中摒弃,但这些禁术却偏偏成为了这位年轻巫师的眼中宝。你能想象一个19岁的少女通过自己的意志而操控时间吗?!

邪念才是最可怕的武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自封为”文明施法”的女巫师不要再涉步Caldeum …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