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摘自阿巴哈泽编辑

为了尽可能地对世界上的民族、文化和物种进行归类记载,我几乎踏遍了每一寸方土。我原本想前往神圣的亚瑞特山,但当我站在壁垒要塞的古城墙上时,我从未感到如此惊愕,是的。这片土地正是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猛兽——野蛮人的发源地。他们魁梧无情,作战时满腔怒火,从来没有哪个种族有如野蛮人般,将“力量“体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然而,眼前的这一片巍峨山脉,却被某种不知名的外力侵蚀,以至于支离破碎。我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一切让我十分愕然,倘若不是亲眼所以见,你根本无法想象这片土地的狼藉。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前那些望而生畏的野蛮人都到哪去了?

尽管他们曾被误认为是屠戮无度的侵略者,但是当他们的族人悠久而恢宏的历史被认可之时,他们终于得到了人们的尊敬与理解。然而,将“戒备”铭刻于心的高傲野蛮人,如今的家园也仅剩下断壁残垣。野蛮人以守护亚瑞特山和深藏在山中的圣物为终生职责,倘若有人在圣山的守护中失职,或是未能将自己或同伴的遗骸伴山而埋,那么即使死去,也不配被称之为真正的战士,而他们的灵魂则永世被人唾弃,只能在世间随处漂泊。

如果还有幸免于难的野蛮人,他们也肯定陷入了绝望之中。这就不难解释,为何之前有谣言称有类似于野蛮人身形的野兽出现,并肆意妄为地杀虐。从人们指责他们的口吻可以听出,人们已经把野蛮人当成了真正的野兽。也许灾祸摧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家园,灾祸同样挫灭了他们的信仰,使得这个高傲的种族退化得更加野蛮,也更加原始。


现实背景编辑

野蛮人(Barbarian)野蛮人亦即欧洲中世纪时代的“蛮族人”,正如春秋时期华夷之间贵贱尊卑的观念很深一样,“蛮族”实际上是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对邻族(日尔曼人、哥特人)以及亚洲一些民族的带有侮辱性的称呼,他们将非希腊、罗马各族一概视为“化外之民”。然而,正是这些“化外之民”将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推向了灭亡。一般意义上的“蛮族”是指推翻罗马帝国的日尔曼各部族,包括汪达尔人、西哥特人、东哥特人、法兰克人、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和匹克特人等。

在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的眼中,蛮族始终居住于文明社会的边缘,未曾开化,部族之间永不停息的战斗和大自然残酷的生存环境构筑了他们强健的体魄。尽管他们缺乏文明人的知识,但他们对周围环境的变化非常敏锐。他们崇拜野兽的力量,因此狼人传说常与他们联系在一起。

奇怪的是,正是这么一群“肮脏、粗鲁”的野蛮人,竟然将强大的罗马帝国推翻在地。在公元410年,罗马城被西哥特人攻陷,洗劫数日方才离去。这场“永恒之都”的浩劫震撼了整个欧洲,令罗马帝国的人民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公元476年,帝国蛮族军队统帅奥多亚克发动政变,终于终结了西罗马帝国的历史。著名神学家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国》一书中曾经提及,罗马的毁灭是神灵对充斥于帝国内部的腐化和不道德的现象的惩罚。尽管罗马人在文明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但他们的灵魂早已堕落;在同一种族和血缘下,坚毅朴实的蛮族人能够做到紧密团结,而罗马人却始终处于一种相互倾轧的状态中,即便在敌人大兵压境之时,他们仍不愿悔悟和觉醒。

当时详细记述蛮族文化的史料只有凯撒的《高卢战纪》和塔西陀的《日尔曼尼亚志》。据这些文献记载,蛮族人在入侵罗马帝国之时尚处于氏族社会阶段,不事农业,以狩猎、掠夺为生,喜爱冒险。蛮族人的思想观念、精神个性和生活态度是所谓的“英雄式”的:好战、勇敢、忠诚、重视荣誉、慷慨、挥霍,拒绝接受软弱腐朽的灵魂。在蛮族人看来,诉诸暴力往往比辛苦平凡的劳动更有意义,因此,他们渴望军事冒险、成功的战役以及由此带来的大量战利品。

战争是蛮族人的主要生活方式,“假如本部落内并无战争,许多贵族青年便自动地参加别的部落的战争,他们厌恶呆着不动。”在征战中,勇敢和荣誉是首领与战士们最为珍视的。战士用最勇猛的战斗来保卫首领,如果首领战死疆场,而士兵们却活着回来,将是一个莫大的耻辱;同样,如果首领在勇敢方面不如自己的士兵,也会受到人们的耻笑。

蛮族人的入侵使整个欧洲的文明受到极大的摧残,“中世纪是从粗野的原始状态发展而来的。”蛮族文化、基督教和残余的古典文化构成了此后中世纪时代文明的三块基石。

欧洲历史上最为著名的蛮族人莫过于拥有蒙古血缘的匈奴王,他在公元五世纪以前曾横扫欧洲大陆,即便是日尔曼蛮族也无法抵挡他们的进攻。匈奴人从东方袭来,凶猛强悍,骁勇善战,个个都是优秀的骑手,来时排山倒海,去则十室九空。正是这些彪悍的匈奴人加速了罗马帝国的倾覆。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